文/國平
  一個人,如果沒有明確的價值觀,就無法獲得自信的人生。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共同的價值觀,就無法擰成一股繩。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共同的核心價值觀,就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在9月中旬召開的“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工作經驗交流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指出: “推進核心價值觀建設,貴在增強自覺、重在落地生根、難在持久深入。”貴在自覺,實在是說到了根本。
  在中國進入經濟轉軌期、社會轉型期後,一些人出現種種猶疑心態。正如美國大作家馬克·吐溫所說:“對於一個手中只有榔頭的人,他所看到的問題都是釘子”,有的人用西方價值觀這把榔頭來觀察“敲打”中國,認為現在中國的問題叢生,什麼也不是、怎麼都不對。有的人則很迷茫和悲觀,面對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不懂得怎麼看、不知道怎麼辦。有的人則自詡“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一切身外事與己無關。凡此種種,都是價值觀不自信的表現。而自覺才能自信。從根本上來說,沒有對中華民族的歷史剖析,沒有對當代中國的現實思考,就不可能覺悟,就必然去除不了“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的心理殘餘,就必然在遭遇一些具體矛盾問題時上綱上線乃至滋生極端思維和情緒。
  在相當意義上說,只有清醒理性地認知當代中國,科學準確地把握當代中國的歷史方位,人們才會有深沉的自信。如劉雲山同志所說:“五千年厚重歷史文化是我們民族的根和魂,要堅持不忘本來、固本培元,深入闡發中華文化的歷史淵源、獨特創造和思想精髓,大力弘揚黨帶領人民創造的革命文化和革命傳統,更好用優秀歷史文化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如何認知?怎樣把握?顯然不能孤立地看當代中國,而是至少有兩個維度,一是中國的歷史進程,二是世界現代化進程。上溯至1840年,這170多年來的上下求索、篳路藍縷,90多年、60多年、30多年的接續奮鬥,才有今日中國的萬千氣象;無論與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時期相比,今日中國都可謂滄海桑田。中國加速追趕現代化,用幾十年時間走過了西方發達國家兩三百年的路。同時有別於西方現代化路徑的是,中國不是像他們那樣通過武力建立殖民地、轉移國內矛盾、輸出戰爭等方式,而是自己消化現代化進程中所有的成長煩惱、承受困難風險中開闢前進道路的諸多陣痛。這都是不言而喻的事實。
  可以說,只要我們客觀地把視野擴諸中國與世界的歷史,我們就懂得今天探索出來的道路、理論、制度,是多麼不容易,凝聚著多少先賢的鮮血、汗水與智慧。今天的中國當然也存在諸多矛盾問題,但都是發展起來之後的問題。儘管它不比不發展的時候少,但中國正在全力解決。從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全面深化改革的號角,到十八屆四中全會即將奏響依法治國的旋律,從全黨反“四風”到一批“老虎”落馬,不僅展示當代中國解決自己問題的胸襟、智慧和能力,也折射出我們前所未有的戰略定力與從容自信。這個自信,就是對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歸根到底是文化自信,核心就是價值觀自信。
  有人說,現在那麼多腐敗分子落馬,有一些裸官當得自在,這不正表明共產黨的幹部沒有自信嗎?誠然,在這些腐敗分子身上,在不少裸官那裡,已經喪失了理想信念,根本沒有共同的核心價值觀,只有自己的金錢觀、享樂觀。但他們代表不了幹部隊伍的主流,代表不了中國社會的主流,他們恰恰已經由事實證明被時代的洪流淘汰了,那些潛藏的腐敗分子今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了。有什麼樣的價值觀,就有什麼樣的命運。於個人如此,於國家亦如此。中國的未來,只有掌握在價值觀自信的人手裡,才能走得穩、走得好。只有擁有充分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擁有深沉的文化自信和價值觀自信,中國才有屬於自己的前途和命運。
  在今年5月4日同北京大學師生的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實現我們的發展目標,實現中國夢,必須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而這“三個自信”需要我們對核心價值觀的認定作支撐。如劉雲山同志指出的那樣:價值觀自信是保持民族精神獨立性的重要支撐,自信才有執著的堅守和自覺的踐行。今天的中國,已經看得見夢想的未來。惟有保持堅定的價值觀自信,清醒而執著地前行,我們就能抵達夢想的彼岸,更將開闢未來中國新的藍海。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dn15dnxg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