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佈,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和有關法律規定的精神,決定將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的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一案,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複查。據悉,聶樹斌母親和兩位代理律師12月22日到山東省高院,申請閱卷。
   2005年3月16日,《河南商報》刊發了文章《一案兩凶,誰是真凶》,稱一個叫王書金的人,供述自己就是1994年發生在河北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一樁強姦殺人案的“真凶”。然而,1995年4月,因被認定是這起殺人案的凶手,石家莊青年聶樹斌被執行死刑。由此,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踏上了一條漫長的申訴路。
   相關新聞
   聶樹斌案從“鐵案”到疑案始末
   2005年3月,範友峰在《河南商報》機動部擔任調查記者。有一天早晨,總編輯馬雲龍將其叫到辦公室,屋子裡還有跑公安線的記者楚陽。隨後,楚陽介紹了事情的經過:2005年春節前,楚陽從河南滎陽警方獲得消息,一名潛逃多年的嫌疑人王書金在滎陽落網,交代了其在河北強姦5名女性並將其中的4名殺死的過程。王書金隨後被移交河北廣平縣警方。時任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成月與石家莊市公安局交換案情時才發現,石家莊市公安局已偵結其中一位受害者康菊花的案件,凶犯聶樹斌已被執行死刑。
   一案兩凶!毫無疑問,此事有著極高的新聞價值。範友峰與楚陽隨後動身開始河北調查之行。他們見到了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後,告訴其兒子的死存在諸多疑點,老人發誓:一定要將事情搞個水落石出。
   時間、地點、作案過程,每次都不一樣的交代,聶案細節確實讓人疑竇叢生。還原聶樹斌抓捕前後,梳理聶樹斌被認作犯罪嫌疑人的經過讓人深思。康菊花被害後,石家莊市郊區公安分局在下聶莊村一帶有一個偵查組,每天訊問可疑人。
   聶樹斌騎著他當時最時髦的山地車,不時地從辦案組那裡經過,並多次打聽“抓到了嗎?”接近該案的警方人士稱,聶樹斌的舉動引起警方辦案人員註意。在辦案毫無頭緒的情況下,聶樹斌此舉無疑是送上門來的。於是,對聶進行了調查並將之拘捕。膽小且有口吃病的聶樹斌在七天七夜的突審中終於招供。有沒有逼供嫌疑,不得而知。
   王書金招認後,會不會是兩人共同作案或者先後作案?在範友峰的採訪中,警方排除了這種可能。之後,《一案兩凶,誰是真凶》在《河南商報》刊發。到了第三天,河北省高院召開新聞發佈會,發言人承諾:重新調查,儘快向媒體公佈真相……然而9年中,河北省高院再無任何舉動。河北公安廳的承諾也沒有兌現,聶母張煥枝未能等來一個最後的說法。
   2005年8月,“真凶”王書金在河北廣平受審,朱愛民作為王書金的律師到庭為其辯護,這次開庭被稱為是聶案的一次突破口。
   開庭當天,邯鄲市檢察院公訴書稱,王書金於1993年至1995年兩年時間里,對4名婦女進行強姦並將其中3名殺害。公訴書並未提及殺害康菊花這一案情,律師朱愛民向法庭陳述王書金交代的殺害康菊花一案有自首情節,被法庭制止。王書金在法庭也多次提到如何殺害康菊花的過程,但都被法庭制止並當庭宣佈:王書金所坦白的在石家莊強姦殺人一案,在本次起訴書中並未提及,所以與本次公訴案件無關。
   法庭多次拒絕王書金交代其在石家莊液壓件廠附近強姦殺人的經歷。最後陳述時,王書金終於等來了機會,他將在液壓件廠強姦殺害康菊花的過程一一供述。陳說完畢,王書金坐了下來,如釋重負。此後,聶案再無任何進展。
   最高法指定該案由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異地複查,讓聶家及長期關註該案的公眾、學者、司法界人士感到欣慰並看到了希望,真相昭示於天下或指日可待。
   (綜合新華社、《河南商報》報道)  (原標題:聶母及律師赴山東申請閱卷)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dn15dnxg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